纪录片镜头下生而不凡的罕见病人痛感接纳转变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8:59
  • 人已阅读

春节期间,我来到了大姑家,我很高兴。由于,在大姑家里,能做许许多多乏味的事情。(如喂猪、玩火等。)我准备先玩火,然而,找了大半天,找不到在哪里焚烧。突然,我发觉了一个小洞,洞里黑咕隆咚的,黑乎乎,我问道“大姑,这个小洞是干什么的?”大姑说“这个小洞是用来焚烧炒菜的,同时也能够烧火。”听到这一回答,我乐坏了。立即抓起一把碎木屑,扑灭了,火苗一下蹿了进去,我赶快把碎木屑扔到已搭好的木柴堆里。“轰”一声,火熄灭起来了。可是,火又要熄灭了,张本亮哥哥交了我“一招”拿一节竹子对火里猛吹,不一会儿,火就已很旺了。也许是由于火太旺了,居然唱起了歌,“嗞嗞嗞嗞”你听,这声音那末动听、那末美好。大姑一向在“趁火烧菜”,菜已熟了,她叫各人吃午餐。吃罢午餐,我拎起一桶剩菜剩饭,加入猪饲料和汤,搅拌了一下。倒进猪食槽里。猪逐步的走过来,闻了闻,就起头枯燥无味的吃了起来,它的嘴一张一合的,我看着看着,便油然而生的哈哈大笑起来他吃东西时的样子太乏味儿了。这就是乏味的大姑家。舅父家的新屋子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 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