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媒称FIFA期待中国申办世界杯 或在2030年成形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09
  • 人已阅读

   伴随着一阵呜咽声,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昏黄地展开睡眼,一张张目生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,觉得恐惧的我哭声不止,突然,一张暖和的大手把我抱了起来,笑了,我的哭声更大......    那年我岁,她岁。    “妈妈”刚牙牙学语的我咿呀的喊出这两个目生又熟悉的字,只见眼前这个被称之为“妈妈”的主妇笑了,绚烂的笑了,我不明白为何,因而也傻傻的跟着大笑。    那年我岁,她岁。    “呼呼”一颗两颗豆大的汗水从她额头上掉了上去,背上的我双颊通红,呼吸短促,只见她跑得飞快,带我冲进病院,开初,大夫诊断发高烧罢了,打两针就行了,听完之后,她抚摩着我的头,舒心的笑了。    那年我岁,她岁。    “妈妈,放心吧,我去铜仁念书之后肯定会愈加起劲念书,为您抹黑的,您的乖女儿已长大了......”拖着行李的我对着眼前的主妇说道,这位主妇坚强的笑了,“恩,我的女儿是最棒的,加油。!”“恩,我走了,拜拜”我绚烂一笑,“恩”她回敬我一个笑,上车之后,我回过头去看她,她眼眶红了,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可她仍是强忍着泪水,笑了。    那年我岁,她岁。    “